远景能源副总裁田庆军认为,硬件的发展有天花板,软件却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不能适应产业发展,不能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单靠拼价格的风机企业一定会被淘汰。他预判,新能源行业未来一定会出现用软件定义硬件的深刻变革。

  根据风能行业第三方咨询机构MAKE近日发布的“2015年中国风机制造商市场份额与排名”,远景能源以9.3%的市场份额,排在金风科技和联合动力之后,位居第三。

  成立于2007年的远景能源是风机整机行业成长最快的一匹黑马,三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远景能源,在短短时间内风机销售业务已经跃居行业前三。

  几年前,远景能源就开始以“能源互联网”概念推广者的身份出现,引起行业关注,为原本沉寂的风电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理念。

  “无论远景自主开发的格林威治软件平台还是资产管理WindOS平台,归根结底都是为风电业务服务的。”远景能源副总裁田庆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风电业务是远景能源的核心业务,不会偏离。

  田庆军认为,硬件的发展有天花板,软件却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他预判,新能源行业未来也一定会出现用软件定义硬件的深刻变革。

  欲占新增市场25%以上份额

  《21世纪》:你去年从华为加入远景能源,从通信行业跨界而来,如何看待新能源产业特别是风电产业当前的发展?

  田庆军:通信行业经过三十余年高速发展,目前生态环境及管理体系已相对成熟,新能源行业才刚起步,有很多可以参考借鉴的地方,通信行业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可以与远景能源的实际结合。

  我个人最深的体会是,所有的创新都要以价值创造为导向。尽管所处的行业不同,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产品迭代和创新的目的都是全面成就客户,以客户和市场需求为导向。

  《21世纪》: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为远景带来了哪些新的变化?

  田庆军:如果说变化,我认为,传统企业通常把销售和服务割裂开来,各自为战,形成烟囱式组织架构。这是相对落后的理念,没有真正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

  对于客户来说,销售和服务应该是一体的,只有有效整合,统一客户接触界面,才能更好地更有效地服务于客户。近年来,远景的一系列组织架构的变革都是围绕着这一目标推进的。去年远景的业务发展很快,华电、国电投、华能、三峡、河北建投、国华等客户都取得了重大合作进展。

  《21世纪》:今年你们的风机整机销售目标是多少?目前一季度完成了多少?

  田庆军:去年我们的风机整机吊装量已跃居全国第三,每年都在进步。我们今年希望获得全年新增市场25%以上的市场份额,一季度已经确认中标超过1.5GW。

  《21世纪》:“十三五”期间,风机整机行业是否会出现一个并购重组潮?

  田庆军:回过头来看通讯行业的历史,当年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至少有上百家,而现在活跃在市场上的只剩下几家了。任何一个行业随着理性发展,集中度都会不断提高,洗牌是必然的。只有优胜劣汰,行业才会健康发展,企业在国际上才能有竞争力。

  我们预计未来十三五期间风电产业的调整还将进一步加快,生态氛围将更加理性务实,不能适应产业发展,不能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单靠拼价格的风机企业一定会被淘汰。

  目前,中国有20多家风机整机制造厂家,市场被过度均分,我们认为竞争并不充分,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预计在“十三五”末,前三家风机整机制造厂家预计将超过70%以上的市场份额,行业良性发展真正形成,强者愈强,国际竞争力凸显。

  《21世纪》:在这个洗牌的过程中,远景会在行业里进行收购吗?

  田庆军:我个人判断可能在国内不大会,但国外不排除。虽然我们不大可能进行资产收购,但是欢迎优秀人才加盟。

  软件给行业以想象空间

  《21世纪》:远景在软件方面的营销远远超过硬件,为什么要这么做?

  田庆军:当前,随着风电行业弃风限电形势愈加严重,可开发资源和环境日益复杂恶劣。远景能源看到,仅仅通过智能风机不能够完全满足客户的需求,因此我们为客户打造出风电场产品,把风电场当做一个完整的产品来看待。风机仅仅是这个产品的一个部件,提供风电场产品全生命周期解决方案,为客户实现价值最大化。

  软件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重要工具,远景的软件创新举措也得到了龙源电力、中广核风电等业主的认可。同时,远景能源也希望把这种价值创造的理念推广到新能源行业,让更多的业主认识到软件在风电场开发和运营中降本增效带来的价值,和对于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意义。

  《21世纪》:在你看来,软件对于风机整机设备的硬件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

  田庆军:通讯行业有这样一个理念,叫“软件定义网络”。顾名思义,未来的网络不再是通过简单的硬件设备堆积起来,而是通过软件来深度定义,使得硬件设备更加智能。

  可以想象,一台台巨型设备摆在这里,未来想要升级换代不再仅仅意味着必须拆除,更换新设备,而是用软件重新定义就可以实现新的功能和需求。软件给行业带来的想像空间是非常巨大的。

  新能源行业里无论是风机整机还是光伏发电设备,未来一定是通过软件定义硬件的变革。也就是说,一台风机乃至一个风场未来通过优化控制算法、逻辑等软件技改,即使不去更换它的叶片等部件,也完全有可能让它发出比原来更多的电。

  举个例子,以某风电场为例,我们不对风机做物理上的改动,仅仅通过我们的风电场资产管理软件WindOS,即可实现全风场信息透明化管理。对发电过程中的种种“跑冒滴漏”有针对性的提出整改建议,可提高发电量5%-10%,这就是资产管理软件带来的价值。

  《21世纪》:未来远景能源将自身定义为以软件还是硬件为主的公司?

  田庆军:你觉得苹果是软件公司还是硬件公司呢?风电行业还处在发展初期,远景也一直在演进和变革中。我们认为,所有的智能硬件都离不开软件,所有的软件也都需要硬件支撑和执行,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把它剥离开看。软件开发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提升硬件的效率,硬件的优化迭代是为了更好地承载软件的功能。

  事实上所有的风电场都是软件硬件并存的,通过软件定义和提升硬件,最终目标是以始为终来提升发电量。比方说,远景的格林威治平台和风电场资产管理软件WindOS,将风电场产品运营过程和目标量化,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最终帮助客户实现更多的价值创造。所以,不存在以硬件还是以软件为主的问题,我们是风电业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